对!就是你!为什么还不来跟我嗦发!

【沈贰】溃疡

*《国风美少年》沈天行x贰婶
也不知道tag是不是这么打
一个被 @宅二二 软磨硬泡的产物x
预警三连:ooc预警 速打预警 想写刀预警

以下。

.

沈天行的嘴上起了一块溃疡。刚开始并不明显,只在下唇靠近口腔处一个白点,不算很痛。

他不太会唱歌。当肢体运转的时候,囫囵的字眼从嗓中磕绊而出,像唇舌在嘴里打了滑。他自己清楚,所以将篆着姓名的令牌列入青铜区那刻,也觉得还算应当。

可当下空旷的排练厅,他忽然发现自己刻板生硬的音色冲撞起了墙壁,再荡上投有他和蔡翊昇两个人的大块玻璃镜面,竟显得有些丑陋。

沈天行开始咬起了那一小片溃疡,尤其在他盯着蔡翊昇发呆的时候。

热心的陈小哥咧着嘴,说沈大...

 

祝我生日快乐!奔三辣!

 

不二臣(下)

2018/12/5-09

(下)叫旧岁,是因为(上)是逼宫。
江衡死的第二年,苻宋逼了他儿子的宫,所以是“不二臣”——只对你一人称臣。


 不二臣·旧岁


 

古原/师姐弟/双向暗恋

日记记述向
2018.11.17


-

陆行楼。江澄怀c

隆冬大雪,虎豹豺狼。
我再一次睁眼的时候,和闭眼之际相同至极,是夜晚。可又那么不同,额上多了暖帕,衣服也是崭新的,一室通明。
似乎被什么注视到了呢。
我忽地支起身来,全副武装的戒备和狠厉是后来她描述给我的,熟稔且迅捷,跟那束目光对接了。
我见过次数最多的光亮,是狼的绿眸。但这次不一样,太不一样了,眸里相同的探究竟有繁星的错觉。

她过来告诉我她的名姓,“冯愿,心愿的愿。”并告知以后我便是她的师弟了。
我错愕,一声未吭,腰间紧攥的拳头下意识松了开。之后她叮咛几句,离去。
冯愿,心愿的愿,真好听。


冯愿。孟知还c

火星子划亮岑寂的山,攀着冰冷...

 

故人十题。

*虐向


1.
“从前倘有对不住你的事,还能屈膝低首求个原谅。而今陛下九五之尊,我纵要跪,也不过天经地义罢了。”
“到底是要——拿命来偿啊。”


2.
你为千夫所指,他在千夫之中。


3.
与黄土对酌。


4.
“你若真念旧情,来日便在我坟前,替我温壶酒吧。”


5.
旧恨不算恨。


6.
新仇才是仇。


7.
浴血久别,不知真假的调侃。
“说好的给我收尸,我等了,你可没来啊。”

“这承诺今日还算数吗?既是故旧——卖个面子,就别再让我白等。”
“这一次,我可不能再回来找你算账了。”


8.
一生最憾未曾让你知晓,那不堪心事。


9.
如果有天能得到他的消息。


10.
“悔恨与我相...

 

很想念当初有戏评看的日子。

 

白露

你没有杀他。


你错了。

你没有杀他。


思想像长摆的钟,冷潮的空气挤压至一片紊乱里,将无端的话语逐字剥离,似剌开皮肉的展览,一击,再一击。

陆潇听见有人在逃亡。

脚步压过地面的积叶,渐次毁灭夜晚将沉的新露。足声断续,像拖着遍布伤痕的身躯,奔往仅由残识支配的方向。

陆潇听见了自己粗重的呼吸。


寒风裹挟一股夏尾的暖流,在弯月吊起的那瞬毫无预兆地铺盖了雨。湿透的衣衫紧贴肌理,水渍滞留在跌撞的躯壳,总算宣泄些许灼烧般的痛感。

他觉得他疯了。

皇后的亲哥是个疯子。


他腕间红肿,指缝嵌进树皮,开始没来由地笑。

——陆潇杀了从前的陆燕来,陆潇没有错。

陆潇要...

 

小寒

庙观里烧着炭炉,黑木尾处燎一点红,几绺白烟自镂纹漫开,溶进冬日的山雾。案旁半根独木支开小窗,檐下坠了副铜铃,偶然脆生生地几响。

男人就坐在风声落处,摸索着展平宣纸,再探指取根兼毫。砚台凉而滑润,他指节无意碰上的一刻,发出轻闷的击声。

女冠便是这时候进来的。

她的步子像西北漠里的沙砾,猛然卷进呼啸的风尘,却总能轻稳地及于地。依他过于灵敏的听觉,自然知晓她来了。可他只停下肖似莽撞的动作,头也未偏,——不过倘再观察得仔细些,那藏匿的笑其实也算昭彰。

她就停在他背侧。脖颈裹进绵暖的衣裳,白腕缩在棉袖里,女冠半伏着身,下颔似着非落地抵着他肩。她指尖尚泛着些初冬的红,轻柔想去覆他握笔的那只手。...

 

喜欢可爱且温柔的人。

 

同人/白姬/莫让幽怨记心头。

“莫让幽怨记心头,你我不过半壶酒”


2018.09.06-


姬无命。江子归c@-Shiyu-

“白玉汤。”

站在那人跟前轻飘飘喊了声,还没想好露出什么表情,自己就先笑起来。

大概是死后万债皆空,脑子随之清醒,栽进人套子一命呜呼的事隐约记起了七八。本打算趁着月风黑高妆弄厉鬼,索不得人命也要出口恶气,临到阵前却忽而兴味索然,只够草草称几字故人。

“别瞅了,是我,姬无命。”

从前天涯两隔,如今阴阳相对,搞不清楚哪个更近一些。但好歹现在能和他唠上几句话,没什么顾忌,自己还是挺高兴的。上一次和他这么聊天也是在屋顶,却久远得像几辈子前的事,他嘴里叼根草叶,对着月亮玩手里那块玉,下头江湖口...

 

【沐秦】他真的很喜欢你

泊秦淮短打随笔


20181016/似平生

韩沐伯呵手将掌心暖得温热,温柔地搭上秦奋右膝,指尖动作和软,好似从前秦奋撒着娇喊腿疼时,他俯下身轻揉的每一次。

又是一个冬季,韩沐伯低着头想。他们相逢得炙热,却只能在严寒里分离。

短暂的沉寂,空中弥散的白气宣告着他的开口,像春天他们放飞的风筝,一根线拴着,轻飘飘的,落下也温和。

“抱歉啊,只能陪你到这里了。”


20181021/亲我这里


“不是让我吻你这里么。”

秦奋的后颈落进一副沉稳的掌心,入夜的酒气熏进空气,秦奋的耳尖通红,忍不住深吸进一口,鼻腔混着酒精冲人头脑的恍惚,激得他一把环上韩沐伯的肩脖。

“白天叫你亲你不亲…...

 

© 燕来京书 | Powered by LOFTER